當前所在位置:環保健康 >> 文章內容頁

2019年環保企業展望:運維為重 技術為王

時間:2019-1-11 11:41:28 來源:生態資本論

      回顧完陣痛的2018年,讓我們著眼今年。作為環保業發展遭遇挫傷后,反思與前進的第一個年頭,前路該走向何方,并沒有經驗可循。

      環保業估值兜兜轉轉回到了起點。但與2015年不同的是,目前市場低端產業結構已然成型,工程承包和資質壁壘較低的行業利潤空間很低。如果強行插入競爭,也只是資本間的較量,與環保業整體發展無益。

      所以,企業的轉型升級成為今年的重中之重。提高企業的運維能力、延伸產業鏈降低內部成本、逐步向資質壁壘高的行業轉型,這些都是今年環保企業所面臨的關鍵性課題。

      那么,讓我們通過年末的市場、產業狀況,展望一下2019年環保業新的發展。

      專項資金扶持,但打鐵還需自身硬

      不夸張的說,去年環保民營企業的老總不是在找錢,就是在找錢的路上。去杠桿政策的壓力,很大程度都因為金融機構的惜貸,傳導到了民營企業的身上。

      2018年7月31日,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“六穩”,即穩就業、穩金融、穩外貿、穩外資、穩投資、穩預期。

      其中,“穩預期”尤為重要,這包括心理層面的調控要求,因此,難度也最大。正如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、經濟學院院長劉元春所提出的,“六穩”的核心在于“穩預期”,“穩預期”的核心在于“穩信心”。

      穩預期的關鍵在于穩定民營企業的發展。作為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,在過去的一年中,民營的日子過得很是艱難,所以在今年年底,中央和地方出臺了很多政策支持民企。

      比如國務院發布的《關于做好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促進就業工作的若干意見》,提出了促進就業、支持企業穩定發展的政策措施,通過稅費返還、稅制改革來降低民營企業的經營成本。

      而在地方,很多省、市政府也都著眼于對民營企業的扶持,通過設立民營企業扶持專項基金、民營授信方案優先調查審批等方式,促進民營企業發展。

      2019年,政府對民營企業的幫助有望繼續加碼,但是,這并不意味著民企自身無需努力。

      經營危機的發生不僅是因為政策變動,自身發展過快帶來的各種隱患,同樣也是原因之一。我們今年見識到了很多民企因為自身各種各樣的原因,發生債務逾期或是經營停滯。

      所以,打鐵還要自身硬。存在技術優勢或是經營潛力的企業,才能得到政府的及時救助。

      環衛、全域旅游,新的項目新的發展

      企業的轉型升級,一直是生態資本論討論關注的焦點之一。在回顧2018年時,就曾提到過部分產業在過去一年間出色的表現。在2019年,相信這些產業會逐漸熱門起來。

      環衛以往給人的印象大概就是掃大街,但是在過去的一年中,環衛科技突飛猛進,甚至出現了自動清掃機器人等發明。環衛作為運營類的代表項目之一,也考驗著企業的運營維護能力。

      目前,東部地區城市環衛項目已經完成八成以上,在之后的一年,環衛將會呈現分散化的趨勢,環衛末端的垃圾處理階段很有可能走向鄉鎮。究竟如何實現設備的輕量化,提高產業鏈的末端運營能力,是環衛產業接下來的重點。

      全域旅游是園林產業的重要轉型方向,一般依附于流域治理等項目,作為項目獲得長期收入的重要手段之一。

      東方園林、棕櫚股份等企業在全域旅游的項目上已經小有成就。旅游作為推動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,地方政府往往會積極支持,這也給了企業相當大的便利。未來,全域旅游有望成為流域治理的附屬項目,來保證企業的長期收入。

      接下來的一年,不僅僅是這兩個項目,飛灰處理、土壤檢測等新的項目都有可能蓬勃發展,成為企業的新的動力。

      從資本回歸技術,長期收入才是硬道理

      過去的兩年中,環保業最該反思的應該就是,發展過程中的無序競爭。

      以前,我們總是喜歡以企業承包項目的大小和多寡,判斷一個企業的實力,而忽視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——技術和運維。

      很多企業舍棄了技術優先的理念,在設備甚至無法自制的前提下,與別的企業大打價格戰。所以即便發展了很久,仍在產業的低端徘徊,無法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。

      而工程施工在環保業的利潤率的確低的可憐,一般不超過20%,而在去杠桿政策的實行下,嚴重的回款壓力更是讓工程承包企業雪上加霜。

      以偉明環保為例,這是一家PPP項目中不做工程承包,只提供設備與運營服務的企業,其利潤率超過了70%,足見工程承包項目的劣勢。

      接下來的一年,注定是環保業穩發展的一年,而技術和運維將會成為環保業的兩大關鍵。一個夯實基礎,取得產業相對優勢;一個鋪平道路,保證企業長期的收入。盡管不能像PPP項目一樣讓環保企業迅速騰飛,但是可以為企業在下一次競爭中添籌加碼。

      展望未來:環保進入新階段前的最后一戰

      2019年不僅僅是企業寒冬乍暖的新發展階段,更是行業迎來舊產業頂峰、新產業發展轉折階段。

      2018年里,城市污水處理競爭激烈,垃圾焚燒機遇不多,就連曾經作為環境產業主力軍的大氣治理也不復以往的風采。

      反之,危廢處理后來居上,流域治理及其衍生項目潛力巨大,環境監測帶來的長期穩定的收入更是讓先河環保等企業,在融資困境逆勢發展。

在對2018年的回顧中,生態資本論曾提到,產業在今年將會傾向技術壁壘更高、運維需求更大的行業轉型。在黑臭水體攻堅戰的末期,流域治理很有可能成為今年最為熱門的產業。

      而今年年初的土壤防治法,更是打開了土壤治理、監測的大門。盡管前幾年土壤治理相關行業有所發展,但是仍然無法與如今的污水處理、垃圾處理行業的規模相提并論。

      土壤治理需求時間更長,投入更大,成效也更慢。而其相關產業土壤檢測盡管在政府層面有一定發展,但是對于企業來說,其產業仍不成熟。如何挖掘土壤檢測的潛在利潤,可能是未來監測行業的一個重點。

      既然給2018年環境產業貼上了“冷”的標簽,生態資本論希望2019年的關鍵詞是“變”,“變”不僅僅是指產業的相關變動,更是希望企業的思想從資本第一,變成“運維為重,技術為王”,這樣環境產業才能迎來長期穩定的發展。

打 印】【關閉窗口

北海| 仁怀| 邹平| 周口| 儋州| 乐山| 洛阳| 仁怀| 甘南| 伊春| 乌兰察布| 宿迁| 岳阳| 白银| 海拉尔| 东海| 东阳| 日土| 临猗| 塔城| 高密| 楚雄| 南充| 宜昌| 伊犁| 安康| 惠东| 兴安盟| 株洲| 怀化| 吴忠| 济源| 海安| 临沧| 六盘水| 汉川| 伊犁| 湘西| 宜都| 迪庆| 蓬莱| 巴彦淖尔市| 东莞| 明港| 章丘| 苍南| 中卫| 巴中| 林芝| 嘉善| 琼海| 大庆| 宜昌| 益阳| 徐州| 宁国| 新乡| 七台河| 嘉兴| 邯郸| 台州| 锦州| 石狮| 宿迁| 汕头| 安阳| 鄂州| 连云港| 马鞍山| 惠州| 库尔勒| 江西南昌| 鄢陵| 日照| 宿州| 昌吉| 日喀则| 滕州| 山东青岛| 包头| 绵阳| 白银| 烟台| 香港香港| 任丘| 韶关| 潍坊| 滁州| 肥城| 西藏拉萨| 鄢陵| 灌云| 海安| 临汾| 白山| 湛江| 雅安| 平潭| 中山| 昭通| 黑龙江哈尔滨| 阜阳| 宣城| 河源| 晋中| 南通| 抚顺| 常州| 惠州| 吴忠| 阜新| 丽水| 深圳| 永新| 湘西| 抚州| 恩施| 赣州| 曹县| 珠海| 梧州| 常德| 宁波| 鄂尔多斯| 来宾| 阜阳| 恩施| 海宁| 梧州| 厦门| 宁波| 遵义| 咸阳| 西藏拉萨| 山南| 阜阳| 河北石家庄| 恩施| 海拉尔| 雄安新区| 德清| 商丘| 涿州| 铜仁| 长治| 沭阳| 遂宁| 沭阳| 仙桃| 海安| 海南海口| 海南海口| 靖江| 大同| 瓦房店| 庄河| 德州| 韶关| 定州| 榆林| 天门| 阿勒泰| 五家渠| 甘肃兰州| 宝鸡| 莱州| 防城港| 单县| 寿光| 宿迁| 德州| 白山| 灵宝| 金华| 中卫| 博尔塔拉| 泰州| 昌吉| 乳山| 包头| 白城| 定安| 无锡| 通辽| 鹤岗| 呼伦贝尔| 海西| 西藏拉萨| 贵州贵阳| 攀枝花| 瓦房店| 项城| 巴中| 盘锦| 迪庆| 铜陵| 锡林郭勒| 咸阳| 临海| 瓦房店| 庆阳| 阿坝| 克拉玛依| 荆州| 南阳| 通辽| 三沙| 巴音郭楞| 阳春| 天门| 襄阳| 孝感| 海北| 阳春| 白沙| 吐鲁番| 昌吉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邳州| 齐齐哈尔| 绥化| 昭通| 普洱| 河北石家庄| 邵阳| 马鞍山| 锦州| 哈密| 黄南| 随州| 丽江| 广汉| 大庆| 吉林长春| 泗阳| 新沂| 枣庄| 聊城| 和县| 株洲| 台北| 海丰| 焦作| 长兴| 伊春| 克孜勒苏| 日喀则| 乳山| 阳春| 贵州贵阳| 商洛| 三亚| 柳州| 鹰潭| 日喀则| 焦作| 郴州| 泉州| 靖江| 庄河| 启东| 绍兴| 万宁| 潍坊| 荆门| 白城| 吉林长春| 聊城| 海宁| 诸暨| 潜江| 东海| 湛江| 公主岭| 焦作| 黄石| 秦皇岛| 和县| 大庆| 揭阳| 海西| 湘西| 安康| 荆门| 沭阳| 东海| 吉林长春| 东台| 清徐| 赤峰| 潍坊| 玉环| 金坛| 泸州| 滕州| 芜湖| 昌吉| 象山| 崇左| 嘉兴|